首页 关于我们 影视案例 视频营销 视频制作 宣传片资讯 联系方式
QQ联系
电话联系
手机联系

除了《权力的游戏》,HBO还有哪些值得看的爆款?

发布时间:2022-10-26 19:53:09
发布者:上海微电影拍摄制作
浏览次数:3428

上海微电影.jpg

HBO50年了。

 

50年来,HBO在业界创立了新局面,改变且提升了电影、纪录片、戏剧、喜剧、新闻和体育领域的电视格局。

 

虽然现在看HBO,确实是业界巨擘。但在最初诞生时,连它的一众创始人,都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。

 

48年,HBO以收费、有线的模式,规避了广告与审核的掣肘,带来了大量的脍炙人口的美剧。

 

近两年,HBO顶不住各大流媒体的狙击,不得已推出了广告版本。

上海奉贤短视频.jpg

虽然HBO曾经以颠覆者的形象,将人类的娱乐生活拉入到了有限、付费和深度的时代。

 

但是在这个分崩离析的社会面前,即便强如HBO,依旧会感到深刻的无力感。

 

大数据的快准狠、政治正确的压力、科技公司的收购战略,似乎都在让HBO节节败退。

 

即便HBO稳扎稳打,依旧在出品高质量的电视剧,但电视机正毫无疑问地在慢慢成为历史。

 

 

伟大的试错

POST WAVE FILM

 

在用《唐纳1988》进行伟大的试错之前,HBO的发展轨迹,和美国的无线电视并无二致。

 

当时,HBO甚至希望能够复制无线电视的方式,来获得成功。

上海微视频.jpg

但很显然,HBO的这种努力是失败的。

 

1970年代,整个电视市场被NBCCBSABC平分天下。

 

此时的HBO,刚刚完成自己的地推工作。数年后,HBO的订阅量才尴尬地突破4万用户。

 

HBO当时的现金流,是靠着体育赛事、纪录片,和从家庭录像带手里抢来的市场维持的。

 

1988年,一直在寻找自身品牌定位的HBO,上线了政治讽刺剧《唐纳1988》。

上海剧情片.jpg

《唐纳1988》(1988

 

该剧对美国政坛大加讽刺,并以伪纪录片的形式,模糊了剧作和现实的界限。

 

它扭转了HBO兜兜转转走了多年的弯路,为HBO指明了方向——

 

火爆的电影和纪录片只能在短时间内创造话题,无法长时间吸引观众;而原创的、有剧本的电视剧,才能培养用户的品牌忠诚度。

 

当这种电视剧开播后,会有一群观众周复一周地来看电视剧。

 

也就是说,在固定的、重复的时间段里,有预料地增加观众的数量。

 

不过,辛辣的讽刺并不适合普罗大众,该剧的收视率,从未爬上过6

上海奉贤短视频营销.jpg

《唐纳1988》(1988

 

但这部剧,依旧被电视史学家们认为是HBO的转折点。

 

HBO原创节目的负责人布里奇特·波特说:(它)为HBO吸引了新的,至关重要的关注者。

 

收费电视的概念由来已久,但能够直接将内容递到观众手上,规避审查的HBO才算是结结实实地把收费电视的概念给落实变现。

 

HBO的方式简单而粗暴,归根结底两个元素——色情和暴力。

 

比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奠定HBO付费有线电视龙头地位的《惊世启示录》。

上海奉贤短视频拍摄.jpg

在充满玄幻色彩的《惊世启示录》里,裸体和血浆并行不悖。

 

虽然剧情里那些突如其来的色情场景,毫无必要。

 

但是,它们的确成为了HBO的招牌,为HBO成功地培养了自己的观众群。

 

相比较于无线电视网,HBO的优势就在于:可以脏话连篇、血肉横飞或者是一丝不挂。

 

但是,在黄暴脏的同时,HBO也的确在为观众提供更多元的内容。

 

1983年到1986年,HBO制作了11集的《私人侦探菲利普·马洛》。

 

这部改编自钱德勒同名小说的剧集,李小龙也有客串演出。

上海奉贤短视频制作.jpg

整剧在英国拍摄,制作精良。虽然没有获得成功,但却得到了不俗的口碑。

 

经过一系列的试错,HBO开始在评论声中,开始有了一席之地;电视编剧也开始严肃对待HBO的剧本。

 

《唐纳1988》之后,HBO明晰了自己的品牌定位——原创剧的制作者。

 

 

不干涉政策

POST WAVE FILM

 

因为不用出售广告,因此HBO不用重视收视率。

 

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可以放飞自我,率性而为。

 

实际上,HBO被一个叫做用户满意度的东西牵制着。

上海剧情片拍摄.jpg

HBO的内部,曾经分化成两个独立的派别。

 

一方面希望HBO继续走黄暴脏的老路子,用这一招牌继续吸引观众;

 

另一派则认为,即便是电视节目,也需要有着电影般的质感。

 

但是,要有电影感,需要经费的支持。

 

1998年,趁着航空热HBO找来了《阿波罗13号》的汤姆·汉克斯和影片班底,拍摄了《从地球到月球》。

上海剧情片制作.jpg

《从地球到月球》(1998

 

影片根据安德鲁·柴金的《人在月球》改编,讲述了整个美国太空计划的发展过程。

 

全片没有剧情、没有大明星客串。6800万的成本,全部被用来还原历史,制作出了到现在依旧令人感到震撼的深空。

 

全片戏剧张力十足,拿下艾美奖的同时,也迎来的收视高潮。

 

这部剧成了HBO的模本。

 

HBO以《从地球到月球》为基础,推出了一系列历史迷你剧集:《兄弟连》《约翰·亚当斯》《杀戮一代》《太平洋战争》。

上海微电影拍摄.jpg

《兄弟连》(2001

 

但好口碑,高经费,并不能让HBO赚钱,他们需要的是爆款。

 

比如同一年,HBO还推出了《欲望都市》。

 

在刚上线的那几年时间里,这部剧受到了无数的批评——当然也有无数的关注。

它的出道方式,是又红又黑的。

 

剧评人认为全剧过度消费主义,只想着鱼水之欢、声色犬马。

 

一些女权主义者认为,剧中女性对于浪漫和品的追求,与女权主义者的奋斗目标相去甚远。

 

但从季到第六季的过程里,人物和观众不断成长,渐渐成熟。友情的赞歌被吹响,消费成为了社会的隐喻。乃至到了现在,它依旧不断被人所提起。

上海微电影制作.jpg

原因无二,《欲望都市》讲的是人性本身,而不是社会热点。

 

这与电影的创作方式类似,HBO的立意就不是快消品,而这也与FOXCNN拉开了差距。

 

随后的《黑道家族》,更是证明这一点。

 

该剧来源于大卫·切斯。他先是向无线电视网兜售自己的想法,但无线电视对一大群无情的黑道中人并不感兴趣。

 

很显然,只有付费电视频道,才能为他提供创作空间。

上海微视频拍摄.jpg

《黑道家族》(1999

 

《黑道家族》具备比肩电影的深度,和超出观众认知范畴的镜头语汇。在全剧的结尾处,黑屏了整整10秒。

 

第二天,几万人打电话到HBO,询问电视信号问题和结尾究竟如何。大卫·切斯拒结尾进行阐释。

 

这种挑衅的艺术创作,虽然得罪了观众,却收获了大部分主流媒体的好评。剧评认为,全剧有着莎剧的深度是流行文化的尖峰

上海微视频制作.jpg

《黑道家族》(1999

 

这是HBO次在创作上,因不干涉政策而获得巨大的收益——当然,这绝不是最后一次。

 

 

下一个爆款在哪

POST WAVE FILM

 

《黑道家族》过于辉煌,让人们忽视了HBO安身立命的内容——那些描绘容易被人忽视的人群的电视剧,那些抛弃了叙事套路的作品。

 

《六尺之下》就是这样一套电视剧集。

上海宣传片.jpg

《六尺之下》(2001

 

整个剧集没有什么叙事重点,在剧集的一开始,编导用了简洁明快的方式,导入了人物——两个性格迥异,继承了家族殡葬事业的兄弟。

 

随着故事的发展,两兄弟变得越来越次要。

 

故事的线索,慢慢变成了那些失去家人,需要慰藉的街坊邻居——他们的故事越来越丰满,剧集也越来越完整。

 

艾伦·鲍尔的雄心在于,他跳脱出了电影时长的束缚,用提喻法的方式,重造了一座城。它有时在讨论哲学,有时又在玩黑色幽默。

 

它如此不拘一格,以至于任何对该剧的解释,都是在破坏该剧。

上海宣传片拍摄.jpg

《六尺之下》(2001

 

但《六尺之下》没能成为爆款。

 

越来越多的人问起,下一个《黑道家族》在哪儿?

 

而没有同样成功的新剧上线时,人们不禁会怀疑,HBO是不是已经走到头了?

 

在无线电视的运营逻辑中,缺少爆款,就要用数据分析,来寻找制作爆款的数据和元素。

 

但在HBO这里,公司却开始扩张,寻找新的用户群体。

 

它开始涉足粉丝剧、喜剧、音乐剧,甚至将脱口秀放到了黄金时间。

上海广告片.jpg

乔治·卡林的脱口秀在HBO是重磅产品

 

《明星伙伴》和《Ali G个人秀》直接将目标观众定在了年轻观众之上。

 

而《弦乐航班》《夏日高中》《小不列颠大美利坚》等,也都是HBO此前并不会染指的电视剧。

 

投其所好固然能拉拢用户,但做舔狗,最终还是会一无所有。

 

HBO在流行文化之余,依旧霸占着创新的高地。

 

《白宫前街》和《没剧本》这两部即兴电视剧,大胆地抛弃了剧本——前者讽刺华盛顿的游说公司;后者则将目光放在了洛杉矶的几个小演员身上。

上海宣传片制作.jpg

《没剧本》(2005

 

故事的来源,是好莱坞编剧罢工,和华盛顿高官的更迭。

 

前者让编剧们积压了大批的剧本,后者则带来了全新的选片。

 

理查德·普莱普勒上任制作部门后,很快就拉来了《真爱如血》。

 

这部吸血鬼美剧评论好坏参半,但粉丝反响很好——尤其是年轻观众。

 

它和同时代的《暮光之城》一起,再次打开了吸血鬼题材在新世纪的大门。

上海广告片拍摄.jpg

《真爱如血》(2008

 

被视为《欲望都市》第二版本的《衰姐们》,是一部颇具争议的电视剧。在它开播时,也招徕了骄纵、放纵、肤浅、等等批评。

 

但该剧还是以一针见血的方式,表现了新世纪一代的惴惴不安和焦虑。

 

《衰姐们》的收视一直不算亮眼,但一直很稳定。它造就了一个多年未出现的局面——HBO的作品,成为街谈巷议的文本。

 

但这些成绩,在由《冰与火之歌》改编的《权力的游戏》面前,都是小菜一碟。

 上海广告片制作.jpg

《权力的游戏》(2011

 

2014年的暑期,第四季的平均观众数,达到了1840万人次,超过了2002年《黑道家族》期的1820万人次。

 

凭借《权力的游戏》,HBO又完成了一轮爆款。

 

 

制片商的骄傲

POST WAVE FILM

 

1970年,美国政府签订了《金融与利益新家底法案》,一年后签署《黄金时间准入法案》,为电视制作业,明确了法律底线和市场方向。

 

又过了一年,HBO诞生。

上海企业宣传片.jpg

HBO的代logod

 

可以说,自创立之初,HBO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传统制片商,整个公司从剧本环节开始抓生产,用作品来换市场和观众的认可度。

 

虽然在整个发展史上,HBO曾经陷入过运营儿童频道,和迪士尼争夺天下的误区;也陷入过家庭录影带版权的泥潭,但它始终都把作品和用户体验度放在位。

 

这造就了HBO的辉煌,也为后来的囹圄埋下了伏笔。

 上海企业形象片.jpg

HBO MAX上线时的官网界面

 

《纸牌屋》项目杀出来的时候,HBO正躺在政治剧的历史上犹犹豫豫,要求试播。但该项目中途却被Netflix截了胡,并一口气定了两季。

 

类似的,还有《广告狂人》和《绝命毒师》。


前者诉诸旧时代的荣光,像是美剧中的《红楼梦》;后者用奇绝的角度插入毒品的源头,挖开了人物的内心。

 

HBO太过于谨慎,又太希望复制往昔的荣光,而固步自封。最终,这两部具有统治力的剧集,成就了2010年代的AMC

上海产品广告片.jpg

《绝命毒师》(2008 

 

由于高层太过谨慎,HBO错失了《绝命毒师》。

 

表面上看,HBO是狂飙突进的公司。

 

但实际上,这是一家影视公司,其内在逻辑和NetflixApple TV+这种科技公司,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

前者要求稳扎稳打,拍一部是一部;后者则疯狂烧钱,不断购买新的项目,以令人眼花缭乱的剧集,换取市场占有率。再用市场占有率,拉动股价,赚取金融市场的差价

 

面对Netflix一次性放出全集的饕餮战略HBO没有改更易张;也没有着急去购买那些看似能成为爆款的剧本。

上海视频拍摄制作.jpg

HBO的策略,是更加固守影视逻辑,从剧本、人物、情节开始构建自己的体系。

 

新时代里,HBO是拿出了《西部世界》《年轻的教宗》《大小谎言》《切尔诺贝利》《东城梦魇》《镀金时代》,它在证明自己,依旧是那个HBO

 

50岁的HBO似乎没有什么中年危机,传统电视领域的最后尊严,正在严丝合缝地,为这个时代,为整个世界,一周一次地,自鸣其声。